散文:写在冬天
编辑: | 浏览次数:
写在冬天
     凛冽的风,将秋所有的记忆,连同累累的果实,一并带进隆冬的池塘。池塘涌动的涟漪,把思想无法表达的威严,狠狠抛向冬的天际。
水面的荷叶,欢快的蛙鸣,似乎都在冬的淫威里蜗居幽幽的池塘。难道是,冬的心胸不怎么宽广?可我庆幸,能在冬的季节,咀嚼冬的语言,寻觅冬的温情,也是一种意境。
    站在大雪纷飞的荒野,仰视胡杨,它剑一般笔直的脊梁,在天地间一路穿行的刚毅,没有留下一丝伤怀,一丝惆怅。并将一切心存的不  快,藏在心中,慢慢捂出播撒理想的种子。然后,在来年的春天,孕育出唯有雄性才能展现的怒发冲冠。
    破开岁月的门,穿梭红高粱曾经遍布的北方原野,不知多少个夜晚,试图破译冬的密码。一层一层,一片一片,充满血腥的原野,显露的却总是支言片段般破碎的语言。等待柔情的抚慰。
    嗅不到冬的味道,只有坐在热烘烘的炕台上,围在暖洋洋的火炉旁,心才有一丝温情,一丝感怀。手捂在曾经被利刃刺穿过胸膛,所有的恩怨,所有的怨恨,也都在朗朗的笑声里化作永恒。
   点燃长夜燃烧的激情,山的风骨所彰显的不老的青春,变成无数点缀大地的帆,酿成万千飞扬的情思。这是何等的深邃。读也读不尽。手掣一尊陈年的酒,所有的孤寂与所有的忧愁,都在入肚的酒中,化作激情的浪花,点缀池塘的夜。
    冬的季节,我在寻觅什么?扑面而来的风,传递的是万马奔腾的足音。静静地倾听,只要你能倾听到那富有思想的乐章,心存的欲望就不会发芽。默默地等待,只要能等待到那汹涌如潮的倾诉,心中所有的激情就会永远燃烧。
    沿着重叠的足迹,总想挖出激情的种子,让它在冰封的原野悄然绽放。把脚印留在故乡的原野。有帆,冬天的我就不会孤独。此刻,我不再是哭泣的孩子,睿智的思想也会在浪涛的搏击中更加坚定,更加深远。( 飞  鹰)
上一篇: 年关醉话
下一篇: 我读《任正非讲话》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