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醉话
编辑: | 浏览次数:
年关醉话
        ——常诚
    年关逼近,愁绪渐长。杨柳下的一滴清泪是祭奠心灵深处的爱恋,是窃喜,也是狂悲。佯装心静如水,但静谧的外表掩盖不下内心的躁动不安,以至于在无意间摧残了梦里那一朵永不凋谢的花儿。花儿谢了,是死亡,也是新生,但免不了让人悲凉,让人心疼。
    世俗情长,红尘缘浅。孤单地行走在一条未曾涉足的小道上,用冰冷眼神凝望同样冰冷的路面和人流。恍惚之间,身体路过了狂欢,只有孤独才是一生的行囊。
    蒙着面纱的伊人,独自仰望着深遂的天空,轻轻地闭上眼,静静地幻想她的今生今世。她很想在年关寻觅自己的影踪,谁曾料在半醒半睡中换来了这一世的孤绝。是谁让她跌撞在梦的天空?是谁让她在梦中紧拽拳头着,苦苦守望着前程?
    我用双手小心翼翼地遮挡着自己脸庞,不单单因为它丑陋,更重要的是在安抚那痛苦的表情。流年不会数落我的无知,只是自己瞧不起自己罢了。静坐,可以将心事滤尽,然后将不堪回首的,悄悄藏匿。
    在年初和年尾的门槛上,卖火柴的小女孩掂起脚尖,想要触摸幸福的边角。为了达到目的,她不惜狠下血本,划亮了几根火柴。微弱的火光照亮了上帝的眼睛,他把小女孩的忧伤看得清清楚楚。
    祥林嫂用尽所有的能量,掠过寸寸幽幽的草地,去亲吻裹着布片的小脚。闭上眼,恶臭置换了她所有空灵的遐想,汗珠滑过了眼角眉梢,意念也乘风而去,不知归处。
    戏曲里的霸王,总是那么的鲁莽,最可气的是,竟然倒在一片沉寂的湖畔。纵然是武夫,纵然是败寇,但滔滔的江水,还是亵渎了他的丰功伟绩。意念中,漫天的狂风代替了凄凉的楚歌,而他的倒下的地方,也应该是万丈的深渊。
    这个世界,好人注定孤独,甚至染上尘埃,纷繁芜杂自然也在其中。一直幻想用最悲壮的词语表达对英雄的敬畏,也幻想着一天自己就 像英雄一样悲壮的倒下、死去。心灵上那一片干净的土地,也被匆忙的时光所污染。
    本不想在这个滥情的年代,抒写一段关于爱情的佳话,无奈痴情的人儿双脚踏进了守情的河畔,还恰巧被多情的牧羊人看到了这一切。
幸福在很远的地方,傻子是如此清楚。本想接近,却愈走愈远;本想触摸,却隔着一层距离膜。傻子用尽力气、悉心地浇灌着心灵上的那一棵相思树,并把寂寞作为肥料,换来心上人满心欢喜地向他告别。
    醉汉拥抱一世的寒凉,想要证明他仅存的温度。却奈何,寒凉不仅耗尽了温度,还把旷世的温度再次冻结,于是醉汉黯然地死去。醉汉的  残死没有换来世人的同情,就连风尘中少女也说他可笑到了极致。
    岁月的车轮急驰地碾过我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飞扬的尘土迷蒙了荡漾在我脑海里的梦想。为了能够亲眼看那飞卷的尘埃从容落定,或跌落于地面,我不敢挪步,也不敢闪身。可我终究是肉眼凡胎,既没看清尘埃停驻的姿势,也无发断定它停泊的地点。
    年关醉了,人也醉了。在清浅的岁月里,总人在偷听心的惆怅,也总有人不甘心被冷却、破灭而胡言乱语。
上一篇: 星夜的守望
下一篇: 散文:写在冬天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