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七度的午夜抢修
编辑:刘兆峰 谢飞 | 浏览次数:

 

3月4日周六深夜,陕北的气温依然是零下7度的冰冷,在紧紧张张中忙碌了一周6个工作日的神木煤化工东鑫垣企业职工,除过值守值班的,大凡都早早进入了疲惫后的梦乡。周日晨1时36分,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惊醒了熟睡中的生产部部长刘振虎。“刘部长,生产值班高玉安汇报轻质油分厂5300污水罐液位高出日常水位。”值班调度员李秋觉急促地汇报:“经巡检值班员分析是地下水系统漏水,但不能确定究竟是消防水管道、生活水管道还是循环水管道。”接到电话的刘振虎心里蹭一下子警觉起来:“哪儿漏水?”他心里明白,不管是那里漏水都是全厂水循环出现了问题,一方面可能造成全厂生产瘫痪,一方面可能造成污水泄露,这两种情况都会给刚刚步入正产生产阶段的东鑫垣企业造成致命的后果。他一边下床穿衣服,一边命令调度员通知所有生产值班人员和有关技术人员在十分钟内赶到现场。

刘振虎一边往外走一边给主管生产副总赵明星汇报了情况。

1时45分,赵明星、刘振,内保部、技术部、工程部、物资部等相关人员都到了5300污水地管现场。通过对现场勘察,大家分析推断是消防、生活、生产用水地下管网那里破裂漏水,水窜入5300污水系统内造成了污水地管液位升高。刘振虎马上命令油厂、兰炭厂、电厂排查各自界区生产、生活、消防循环水管网,由副调度长迟伟、王捷带领机修厂值班人员和网管巡查员对公共界区全面进行排查;同时,由内保部部长刘东伟负责指挥洒水车将5300污水转运到应急水池,为排查抢修工作争取时间。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1时55分,5300污水罐水位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在上升,已经接近警戒水位,情况万分火急!在赵总的授意下,刘振虎下令:要求轻质油分厂有序关闭界区消防水阀门、生活水总阀门;电厂厂长徐波负责组织对一平台辅角排水口进行封堵,下泵对进入污水处理站东侧的雨水井的水进行抽排并对封堵雨水井;刘东卫调来6名消防员对二平台西南角雨水井进行封堵,兰炭厂厂长姬彦飞带5人开着装载机前来支援,全力配合雨水井封堵工作,坚决防止一滴水泄漏厂外。

2时20分,油厂厂长李亚军带领管网排查人员终于发现一厂房一侧循环水阀门井内漏水,水正顺着洞层下向旁边的污水井和周围雨水井延窜。

而在此时,听到赵总汇报后的董事长宋如昌也赶到了现场,亲自指挥。他马上令物资部调来四台潜水泵,将井内积水抽排到循环水池,发现漏点是“804”温度测点根部管线断裂。他通知企业副总工程师丁守军安排油厂加氢系统进行退油、退气,减压降温,做好循环水准备;机械动力分厂车间主任岳晓林带人马上恢复281空气制氮站循环水临时管线,以保证“281”运行。

凌晨5时30分,空气制氮站临时管线终于铺设完成,漏水也得到了控制。但阀门井内仍有近1米深的水积水无法排空,漏点无法处理。经过大家的商议,处理方案是先用木楔堵住漏点,排完水后,再进行管线焊接。

厂区的空地上还残留着积雪,山顶上刮来的风好像吹透了身上裹的厚厚的棉衣,往外冒的井水在零下7度下是透骨的冷。只见油厂检修车间主任肖清文拿起工具,扑通一声跳进了刺骨的水坑,焊工张小刚也紧跟了上去,井水瞬间浸透了他们的衣裤。他们配合着堵漏,排水,焊管——,直径仅有一米见方的雨水井,两个人钻里面,他们一会儿猫着腰,一会儿侧着身子几乎躺在水里。袅袅的焊烟和受热的水汽将井内两个人罩得严严实实,只有电焊发出的一道道弧光刺透了整个夜空,照亮了他们劳作的身形。现场所有人员谁也没有因冰冷而停下手中的工作,大家抗沙袋的扛沙袋,清污泥的污泥,排水的排水,一个个忙碌的身影在厂区灯光的照耀下不停地晃动着。

星期天清晨7时08分,漏点处理完成,循环水系统开始运行,加氢、制氢系统恢复正常。经过5个多小时紧张的秉烛鏖战,终于抢修完毕,恢复了生产,这时大家才松了口气。此时的肖清文、张小刚这才感觉到了一身湿衣的冰冷,他们卷缩佝偻着的身体不停地打着冷颤,僵硬的手已经拿不住刚用的工具,丢在了地上,大家赶紧围过来拥着他们两个,伴随着东边已经腾起的一片红晕,这才向一周仅有的一个休息日走去。(刘兆峰  谢飞)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