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电化梦
编辑:冯婷 | 浏览次数:

 

清晨5点30分,熬过了最困的两个小时之后,电气副值小刘从操作盘上起身,将监盘工作交到了值班员小韩手里。稍稍舒展筋骨之后,叫上了同时从操作盘上下来的汽机值班员小杜,开始巡回检查。

出了主厂房,外面天已经大亮,晨光从东方缓缓升起,空气里已经有了初秋的湿凉,半晚上的疲惫和混沌顿时一扫而空。将空冷岛、循环泵、10KV段、10KV二段、升压站等电气、汽机检查点逐一巡查,听声音、测温度、看油位,记数据,一圈巡回检查结束后,已将近七点,交班在即。整理好报表,写好值班记录,打扫完卫生。上午8点交接班结束,全值人员排着整齐的队伍回到生活区。一路上大家说笑着,算着日子和发电量,感叹着离完成生产任务又近了一步。这是电化企业实行集控化运行以来普通的一天,也是无数个发电运行工人普通的一天。他们大多数都是80后,很多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同一个企业,同样的岗位上工作了十余年。如果问他们,是什么支撑他们十几年如一日在昼夜颠倒的三倒班岗位上工作。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电化梦。

电化企业热电分厂现有的200多名运行工人,80后达90%。从刚刚走出象牙塔的青涩少年到而立之年的中流砥柱,他们把青春献给了企业,也在电化企业的改革发展中成长、成熟。

电气主值孙国,中专毕业之后进入电化企业的前身神木发电责任有限企业,从电气值班员干起。在工作中不断学习,给自己充电。电化企业成立之后,企业新建发电机组,也随之新进员工。孙国主动要求和新进员工一起去外地参加专业技术培训,学习最新的火力发电运行的理论常识。新员工在外学习期间,正值他的妻子临产。妻子生了儿子,他也只是回来陪了两天,便又回到了学习中去了。现在儿子已经幼儿园小班毕业了,孙国也成了电化企业电气岗位上的一名技术骨干,多次被评为先进工编辑、岗位能手。

实施集控化运行以来,他又作为一名培训负责人担负起了电气运行的培训工作。在外培训期间,孙国曾协助领导带队,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孙老师。现在孙老师常说的就是,哪是什么老师么,大家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工作干好了,挣的钱多了,就都好咧。

除了一大部分土生土长的神木本地员工,热电分厂的运行人员中还有许多来自关中以及其他地方。受倒班工作性质的限制,他们不论是节假日、周末还是寒暑假,都没能陪在家人身边。除夕、国庆等重要的节日,用电量较平时有很大的增加,更需要电力生产的稳定运行。他们中的很多人自从加入了电化企业这个团队,就再也没有在重要节日里跟家人团聚过了。

锅炉司炉张雯,来自陕西咸阳,西安电力高等专科学校集控运行专业毕业后,进入电化企业工作。从3×25MW机组到2×100MW机组,毕业五年,电化企业锅炉运行岗位上干了五年。五年里,没有陪家人吃过一次年夜饭。有时候除夕或者大年初一并不是他当班,他也会跟正好当班的神木本地同事说,你回家过年吧,你的班我来顶,我一个人在宿舍过节太冷清了。像张雯这样过节不能回家,宁愿坚守岗位都不愿待在宿舍休息的人每年都有。在热烈的节日氛围里把自己投入到集体和工作中去,多发一度电,站好每班岗,才能消解“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寂寥。

曾经有同事用这样一段“代言体”说出了电力运行工人的心声:“你只看到我的三倍工资,却没有看到我的节假日加班。你有你的朝九晚五,我有我的日夜倒班。你羡慕我的安稳,却看不到我的艰辛。你嘲笑我昼夜颠倒,疲惫不堪,我可怜你错过日出日落,繁星浩空。你可以藐视我的现在,我也将证明谁在照亮世界。倒班注定是难熬的旅程,路上少不了熬夜和坚持。但那又能如何。只要看到希翼,就会坚持到底。我是电力运行工人,我为自己代言。”

青春与梦想是一个等量的交换。你付出的青春,终将成就你的梦想,电化企业青年人以大家全部的青春付出,用青春种下大家的电化梦。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一个人挺起自己身躯也不能把天给支撑起来,踏碎铁鞋也无法使大地抖上一抖,电化企业振兴腾飞梦想,靠的不是一人或是几个先进个人的力量。人心齐,泰山移。集大家所有人之力,扎根神木、发展电化。十年、二十年,陕北这片土地一定会见证大家神木电化坚韧不拔的雄起之路!

我想,大家用青春种下的电化梦,终有一天,会是收获梦的时节。(冯婷)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